弓木

手 【主任庆生纯糖 污力不可知】

从最初听见那个传闻,朱迅就是不接受的。董卿……周涛?不可能不可能。可传言在大裤衩里比电梯跑得还快,不仅成为技术部宅男宅女的谈资,连外语频道的编导大哥也拜读过微博上那些美文。

不过说到朱迅最担心的,还是故事的两位主角,尤其是周主任,平时一声不吭捧着手机,旁人还以为她在关心女儿老公,其实她是在摄入大量段子笑料,不然怎么能自称饭桌笑话王周九段呢?如果她也看到了那个奇怪的说法……后果朱迅想象不出来。

无论如何,今天彩排前发生的事把朱迅扎扎实实吓了一跳。

下午,舞台上还在调试灯光,等待上台的主持人为了不妨碍物资搬运,就走出后台,散座在观众席上。周涛像往常一样抓紧时间标手卡,董卿则坐在她前排隔壁的位置上补妆,朱迅假装看台本,用余光刚好能看见她们俩。果然她们不会正大光明地挨着坐,朱迅在心里“啧”了一声。

可没过多久,董卿站了起来,一转身跪在椅子靠背上,两只手直直伸到周涛鼻头前,得意洋洋地说:“刚做的护理,喜欢吧?”亮甲油在飘忽的灯光下发着贼光。

什么?手?“喜欢吧”?朱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那做主任的只抬了抬眼皮,毫不留情地甩出两个字:“起开。”

“噫,主任——周姐——周涛——”董卿不怀好意地笑着,两只手依然在周涛眼前晃来晃去。最后两个字故意压低了声量,还是不偏不倚地被朱迅收入耳中。夭寿啦,董卿对主任直呼其名啦!

“干嘛,这彩排呢。”周涛一脸正气地打开董卿的手。

董卿揉着被打的部位,斜着眼,撅起嘴,一股阴邪之气从嘴角溢了出来。再次伸出一只手,这下转为手心向上,两根指头貌似不经意地勾起,“坐上来,”更卖力地挑逗着。

“你!”周涛猛地压下董卿不安分的食指中指,四处张望确认没有被发现,继而从鼻孔里哼出一口气,“你休想。”

董卿的顺势胡乱抓住周涛的手指,不忘轻轻摩挲着。“坐上来嘛。”

“董卿,大庭广众的别乱说话,专心准备彩排。”

“坐一下又不会怎样。”

“不。”

“我想你坐上来啊。”

“不。”

“为什么不?”

“不!”

隔着妆也可以很容易看出,周涛的脖子、脸颊、直到耳根已经变成一片通红,明显已经被撩拨得说不出第二个字了,董卿更加享受地俯视着她这个可爱的模样。而朱迅低“嗷”出声。这里好歹是演播厅啊,用得着这么明显吗!把脸别过去,捂着胸口抚慰受到惊吓的小心灵。

两人僵持不下,周涛却愈发不敢直视董卿的眼睛了。该死,威严何在!这时董卿才悠悠地把另一只手覆上周涛手背:“周涛,我这么好的一双手,你不懂欣赏也就罢了,那陪我坐上前排来总可以吧?”

“诶?”

“诶?”

朱迅跟着周涛一起发出意外的低呼。坐上……前排?

“不然你以为是什么?”董卿摆上一脸的无辜,趁着周涛发呆的当口,把她的提包拎到自己的座位旁。周涛这才讪讪地磨叽到前排,坐下前不忘恶狠狠地指着董卿教训:“你这是在玩火你知道吗。看你明天下不下得了——嘘——床!”

听到这一句,躲在台本后的朱迅终于长舒一口气——我就说嘛,是哪个脑缺带头传出来的轻功?笑话!于是开始安安分分埋头看台本了。

可她放松得太早,其实后面还有一句。

“我这手护理真是为今天你生日做的,确定不要试试吗?”

听者没吭声,不知道是默默点了头还是默默点了头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祝贺主任向50大关又迈进一步【你走】。最近关于大裤衩已经知道这对CP存在的消息让我很是在【窃】意【喜】,不禁脑补起路先生和香香带着大果粒来接妈妈下班的情景来。反正都是要进橘子的人了,码篇【并不】隐晦的糖聊以安慰被各种pre玩弄于鼓掌之间的自己吧。

其实特别想问大家看懂了吗?

评论(11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