弓木

红红火火的轻微考古学家梗

“沾沾自喜”四个字怎解呢?

是学童在父母面前展开99分的试卷。

是少女第一次偷偷涂上红唇。

是欢乐中国行的歌星把麦克风举向台下,讨要欢呼唱和。

是董小姐跑遍古董街,抱回半人高的红釉花瓶放在客厅正当中,把刚进门的周主任吓得以为是追债的来了。

问题就在于,周主任并没有像董小姐那样好骗,冷冷看了两眼,也不说假吧,是“仿的。古董街的东西你也信?”

和善的微笑让董小姐觉得非五杯芦荟味的大果粒不能下火。

“行行行,您懂的多,您说的都对。”

“我发给历史系的朋友看看。”的确,考古大叔给主任的回复末尾跟着三个大笑表情。

“退掉吧。”周主任也不是不心疼她们家钱。

“不退。反正我看着喜欢。”头一仰进了厨房。

“我喜欢”,董小姐理亏嘴硬的标配台词,主持人行话叫“硬词儿”。每次拌嘴此话一出,胜负就已分明。但那之后只要再提一个字,周主任三天之内都别想挨着床。

所以主任没敢动手挪走那仿品。董小姐呢,赌着气自然也不肯去做。

小董心里苦,就不该找个懂古玩的,辛辛苦苦把这泰山一样重的玩意儿抱回家,想着她会赞扬自己品位终于提高了,谁知当头就是一盆洗脚水。谁说嫁考古学家越来越值钱,老婆也能用钱算?论斤还是算两?

而且这瓶子也挺好看的嘛,造它的人死了多少年,谁要管。

一个礼拜过去,闷红色的大瓶还占据着茶几中央,像飞机隔壁座上塞了个胖子,一脸秋毫无犯的无辜,可它让本来就不大的桌上再容不下电脑,摊不开书本,最多只能放下一瓶酸奶。可放上了酸奶,有它挡着也看不成电视不是?

于是有了这一幕,自己开车下班的董小姐趴在沙发上,面前是横放的电脑,一双腿耷拉下地,明明屋里没别人,却是一副拍名车广告的架势。主播对家乡的大闸蟹爱得深沉,不知有没有尝过北海道长脚蟹?与她这副姿态是极为相配的。

至于主任,午饭过后就没见着人。此间风景,是周主任您没这福分欣赏。

汽车入库,门匙声响起,主任开门进来了。小董听着主任的沉重的高跟鞋声,头也没抬,“我可没做饭。要吃什么自己弄去。”没有回答。

什么东西“哐当”砸在地上,主任出了口大气,扶着腰望着沙发上的海洋生物笑了,笑容却跟录影似的。

董小姐转头一看,那是一张矮桌,桌上是大红色纸包装的一大束花。

真是,嫌现在没有年味儿的人都是瞎。

主任甩掉高跟鞋,兴致勃勃地招呼,“这么早回来了?来帮忙。”

董小姐慢悠悠地把目光收回到电脑上,“才说我买假古董浪费钱呢,今天怎么发了善心把钱送去宜家?”

“这桌子正好放你那瓶子。”

“呵,我一没眼光的人受不起这礼。”

那你买了假货怪我啰?主任摇摇头,独力摆好桌子,把花瓶抱到桌上,灌上水,再拆去花束包装,插在瓶里。香槟色玫瑰衬以满天星,粉嫩的剑兰配上几支饱满的银柳。客厅的角落一下子有生气起来,与沙发上瘫着的主播形成鲜明对比。主任满意地搓搓手。

“你这瓶子呀其实没买错,我也早该想到给家里添点摆设了,看,插上这花多漂亮。”

钟敲得格外响,董小姐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,夸我?老干部都出套路了,再不理会就很尴尬了。身子一缩想要坐起来,只听到“啪”一声,腰部旧患处刀剜一般地疼。漂亮的女人都有点像猫没错,可身子骨比猫生硬多了。

“啧!”周主任冲上去,边给她小董揉腰边责怪,“让你不好好坐!这腰是能闹着玩的吗!”

那是真的疼,三十来岁受伤,四十岁以后越来越遭罪。眼泪在董小姐眼眶里打转。

“能坐起来了吗?”

“现在想起心疼我了?”

“……这不一直都疼着嘛。”

“我又不认识考古的朋友,又不会看古董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又容易受骗,又浪费钱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哪能还让您周主任费心送花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么大的人了还拿腰闹着玩,你说你还疼着我干什么。”

几日的委屈像连珠炮似的喷出。是因为内疚?恼羞成怒?还是纯粹的撒娇?董小姐破罐子破摔地踢出皮球,完全不知道她这个样子有多惹人爱。主任看着小董红红的眼眶,眼里的宠爱几近溢出来。

“你啊,是笨了点。不过反正……”

猝不及防地在撅起的嘴唇上印下一个吻。

“反正我喜欢。”

两人咫尺之隔,主任身上的香水味,薄薄的汗香,掺着衣服上残留的花香,钻入主播的鼻孔,刺激着敏感的嗅觉神经末梢。

“不许学我说话!”

主播破涕为笑,凑上去把吻继续,温润绵长。腰间痛楚在眼前人的轻抚下烟消云散。

沾沾自喜,形容自以为不错而得意。

是每天早晨看主任在厨房煮面。

是开会时与主席台上的主任对视。

是视奸主任迷妹发的花痴微博。

是听主任说我喜欢你。

这么巧,我也喜欢你。

评论(6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