弓木

没有小段子的每一天都好长

雨感觉自己恋爱了,对象是一个每天跑步的人
雨尝试去追,但跑步人总在它赶来之前就回家
只好交待朋友风,要顺着跑步的方向吹,出汗时给擦一擦,见跑不下去了要在耳边提醒,“摆臂、摆臂!”
风在答应之前犹豫过一下,因为要承担在操场刮起龙卷风的风险
有一天风告诉雨说,跑步人已经跑了两小时
雨急急奔来,瞬间操场上只剩它和它伤心的跑步人
跑步人还在不顾一切地跑啊跑,一边哭一边大喊
雨想给跑步人擦擦脸,可掺得泪水更混浊了
跑步人仰头喊出一个“爱”字,雨刚还没来得及高兴,听到后面跟着一个的名字,属于一个陌生人
雨很受伤,它也需要大哭一场
于是接下来的半年里,全国各地轮流经历了大小不一的洪灾,除了跑步人的城市
奇怪的是,连酸雨频发地区的雨水也变成了咸味
半年之后雨感到身体被掏空
凌晨两点,它小心翼翼地回到故地
变黑变瘦的跑步人正亮着电脑,续上一杯咖啡
雨大力拍打着窗,用它唯一的能力诉说思念
跑步人来到窗边赏雨,突然间庆幸起有大楼的遮挡来,呆呆地笑了
雨感到无力,就像跑步人是因为爱惜肉体才每天锻炼,但锻炼又是为了摆脱一些肉一样,它的心上人只有在可以躲开自己的时候才会喜欢自己
雨分析不出自己的情绪,因为它表达喜和哀都只有一种方法,就是不停地下
从此,每到跑步人的锻炼时间雨就收敛起来,当锻炼结束又会回来卖力地表演,带给跑步人那一点莫名的小确幸
也不是不心疼

评论

热度(1)